安泰科金属报价网
当前位置:首页>????????????

中铝“断臂”扭亏 变卖近百亿资产并再发新债

发表时间:2013-05-22 09:31:00

  对于中国铝业公司(以下简称“中铝”)这家铝业巨头来说,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如何应对捉襟见肘的资金流,以及走出此前“债台高筑”的亏损泥潭是其需要面对的首要问题。

  5月21日,中铝旗下上市公司中国铝业(601600.SH)发布2013年第二期超短期融资券发行公告,融资金额为30亿,其公告中指出,本期所募集资金中的22亿元将用于补充公司本部生产经营所需的流动资金,用于购买原铺材料、支付电费及购买动力材料,以及用于银行贷款周转间的过渡。剩余8亿将用以归还公司本部在中国建设银行的贷款。

  但对于中国铝业今年到期的高达220亿的债券来说,这一超短期融资仍然只是杯水车薪。

  当前铝业市场萎靡态势仍在持续,重压之下,包括中国铝业在内的诸多大型涉铝企业都不得不以“壮士断腕”的方式寻求自救。

  上周四,美国铝业公司宣布将关闭位于加拿大魁北克的两条生产线,并推迟更新主要铝材生产设备至2019年。与此同时,全球最大的铝生产商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也于一个星期前发布财报,称减产策略将至少持续至明年,总减产产量预计达7%。

  “全行业陷入低迷的情况下,中铝的处境并非单一的,国内铝行业产能严重过剩,越成产越亏损的局面短期内不会好转,中铝必须寻求转型。”一名有色金属国企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频繁处置资产

  短短十天内,中国铝业对现金的渴求程度可见一斑。

  5月9日,中国铝业召开董事会议,宣布拟打包转让所持铝加工企业的股权,交易涉及中铝河南铝业有限公司、中铝西南铝板带有限公司、中铝西南铝冷连轧板带有限公司、华西铝业有限责任公司、中铝瑞闽铝板带有限公司、中铝青岛轻金属有限公司、西北铝加工分公司、中铝萨帕特种铝材(重庆)有限公司、贵州中铝铝业有限公司9家下属公司。此次打包出售的总资产评估值合计超过80亿元。

  截至目前,这一整体资产的最终交易尚未完成,但来自中国铝业内部人士的消息称,其最终交易价格“不会低于对应净资产评估值”。中国铝业公告中显示,其出售的企业股权及相关资产将很有可能由母公司中铝接盘,但尚需股东大会审议批准,并通过有关监管部门的审批和备案。

  事实上,打包出售9家负债总额超过115亿的子公司还仅仅是中国铝业试图大甩脱“包袱”的开始。

  仅仅一个星期后,中国铝业再度发布公告,宣布拟转让中铝河南铝业有限公司和中铝青岛轻金属有限公司共计17.56亿的债权,其母公司中铝仍有意接盘。

  而对于中国铝业拟通过关联交易将亏损资产转移至母公司,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苑志斌指出,中国铝业在出售分公司及股权时是连同应承担负债一起出售,而该部分负债也将从中国铝业的合并报表中剔除,这有利于降低其资产负债率。

  一边加紧对旗下负债资产进行出售时,为保证利润空间,中铝对旗下半制品生成厂也将同时进行重组。

  本报记者了解到,中国铝业将放弃旗下9家下游制造厂,包括轧制厂级挤压型材生产厂,而由于融资成本较高,中国铝业还将重组遵义氧化铝精炼厂。

  而对于近期的一系列资产处置,中国铝业方面在回复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中国铝业正按照母公司中铝的统一部署,进行战略调整,将“扩大在优质资源开发、氧化铝和煤电铝一体化等方面的竞争优势”。

  但对于中国铝业频繁的资产腾挪,上述有色金属国企人士则向记者表示,在行业持续缩水的大背景下,“中国铝业短期内实现扭亏为盈仍然不容乐观。”

  转型路径待考

  2012年高达80亿余元的亏损再一次将中国铝业推向了转型的路口,但其试图剥离铝加工资产,扩大氧化铝及煤电铝一体化的转型路径仍然备具挑战。

  一名业内资深人士表示,虽然目前中国铝业的处境堪称“煎熬”,但其能否加快获得上游矿山资源,以及有效控制电力成本是其未来转型的两大关键。

  “作为中国最大的氧化铝生产商,中国铝业却没有国际铝土矿的定价话语权,这对于要大量依靠进口铝土矿来降低成本的中国铝业来说是存在风险的。”上述人士说。

  本报记者了解到,2011年11月,印尼政府突然宣布,对出口铝土矿等14种矿产加收40%关税,并且到2014年全面禁止出口。2011年12月,印尼铝土矿价格随即上涨了53.6%,约合人民币267元/吨。而此前,中国的铝土矿的对外进口依存度达到了60%,其中80%皆来自于印尼。

  虽然自2011年以来,中国铝业加快了在海外矿山资源的布局,先后与老挝服务公司成立合资公司及与印尼方面达成了西加里曼丹铝土矿项目合作协议,但接受记者采访的分析人士仍指出,“在海外资源基地建设方面,中国铝业短期内仍无法抑制铝土矿的价格上涨和有效控制氧化铝的成本。”

  而对于中国铝业的另一重点业务板块——煤电铝一体化,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文献军则直接指出,“中国铝业快速发展煤电铝一体化带来的不是盈利,而有可能是更大的亏损。”

  据本报记者了解,在煤电铝一体化中,电网体系的运行及成本控制直接影响这一项目的安全及经济效益,而目前,中国铝业旗下的兰州分公司、焦作万方、山西华泽铝电等下属公司的自备电厂总装机容量仍只是杯水车薪。

  此外,另一关键的阻力则来自于国内电力体制的制约,“铝厂自己不能建设电厂,最终只能依靠国家电网进行供电,那么用电成本还是难以降低”。

  但对于外界质疑,中国铝业内部人士则表示,目前,中国铝业的资源基地和煤电铝能源基地尚在建立阶段,“尽管面临着十分严峻的市场形势,但中国铝业扭亏的信心和决心仍然十分坚定。”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关于安泰科 | 安泰科官网 | 产品与服务 | 联系方式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证010138